5000万英镑的工厂计划遭搁浅,Burberry发员工内部信

Burberry Group PLC 博柏利集团主席 Sir John Peace 和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英国奢侈品集团Burberry Group PLC,脱欧对Burberry Group

图片 2

图片 1

英国奢侈品集团Burberry Group PLC
博柏利决定搁置其投资5000万英镑在利兹建厂的计划,该公司表示Brexit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影响了计划进程,但是计划目标不变,公司将会“非常谨慎”地执行该计划。

图片 2

Burberry 博柏利发员工内部信 暗示不要投票脱欧

实际上,据零售数据追踪机构Edited 数据以及Burberry Group PLC
博柏利周三发布的一季度财报都显示,Brexit英国脱欧暂时对英国奢侈品行业是有正面影响的,不过长期影响仍有待观察,因为Brexit英国令英镑汇率创31年新低,侧面刺激了销售和利润,同时推高了采购成本。

从刚刚CEO职位下台的Christopher
Bailey一反常态对英国脱欧的反对,并称这将为英国经济提供巨大的增长机会。

2016年6月22日报道:当地时间6月23日周四,英国将举行“Brexit脱欧公投”,一旦英国脱离欧盟,向欧盟国家出口产品的关税以及汇率等问题势必影响英国多数企业的利润,为此,Burberry
Group PLC (BRBY.L)
博柏利集团向员工发布内部信,警告英国脱离欧盟对公司可能造成的打击。

至于Burberry Group PLC
博柏利集团,除Brexit脱欧影响外,该公司刚刚发生了剧烈仍是震荡,集团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ailey
本周宣布下台,他自2013年任命宣布后即饱受质疑至今。与此同时,集团首席财务官Carol
Fairweather 亦意外宣布下台,Carol Fairweather
一直被业界看好,认为是Christopher Bailey
合适的替代者,而上月集团首席运营官John Smith 同样宣布下台。

Burberry Group
PLC博柏利目前是英国脱欧最大受益者,由于英镑贬值,大量的游客涌入英国进行奢侈品消费,而贬值亦为英镑结算的英国集团带来巨大的收益,因为Burberry
Group PLC博柏利大量的业务居于人民币升值的中国。

Burberry Group PLC 博柏利集团主席 Sir John Peace 和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ailey在信中表示,脱欧将造成不必要的经济后果,而英国留在欧盟,公司的业务会更加强大和繁荣。他们表示,在目前形势不清的情况下,很多公司和客户都推迟了决策、投资、招聘和旅行,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他们当然希望公投事件中能够保护自己的企业。

2015年11月,Burberry Group PLC
博柏利集团发布商业决策计划,决定统一产品线和建设新的风衣工厂。Burberry
Prorsum、Burberry London 和Burberry Brit
会在2016年底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所有产品类别将统一整合为单一的“Burberry”品牌,从2016年夏季开始上市。此外,集团披露将投资逾5000万英镑在英国北部的利兹新建一间风衣工厂和附属的织布厂。原计划工程会在今年开始,2018年底完工,届时英国Castleford
风衣工厂与Keighley
织布厂的770名员工亦将迁至新厂,另外该厂将创造多230个就业职位。目前英国Castleford
工厂每周约生产5000件风衣,产能早已饱和,新厂产能将两倍增长至每周15000件。

不过,2016年6月底,脱欧公投前夕,Burberry Group
PLC博柏利在内部员工的公开信中表示,一旦英国脱离欧盟,向欧盟国家出口产品的关税以及汇率等问题势必影响英国多数企业的利润,该公司警告称英国脱离欧盟对公司可能造成的打击。

Burberry Group PLC
博柏利集团的业务主要集中在亚太和欧洲市场,而目前其亚太市场“一条腿”基本被打折,Christopher
Bailey
下台的呼声亦越来越高,业界普遍认为,在艰难环境和激烈竞争之下,身兼首席创意官的Christopher
Bailey
无法顾全两职,而设计师出身的他,在管理运营职位上实际并不具备说服力。

不过,周四的年报股东大会上,Burberry Group PLC 博柏利集团主席John Peace
表示,利兹工厂计划将搁置,具体进展将取决于未来几周事件进展,集团CEO、首席创意官Christopher
Bailey 则表示该项目仍处于正规,是集团非常重要的战略之一。

脱欧对Burberry Group
PLC博柏利的刺激亦在公司的一季度财报中持续,在中国大陆和英国本土市场的推动下,截至6月30日的一季度Burberry
Group
PLC博柏利的同店销售实现4%的增长,优于四季度和分析师预测的2%,也是2016财年一季度以来的最高增速。其中亚太地区的增速达14%-16%,EMEIA也有高个位数的增长,比截至3月30日的2017下半财年的双位数有所放缓,美洲依旧在收缩。

过去一个月,Christopher Bailey的“无能”已经牵连到John Peace
,因为正是John Peace 批准了该项任命,尽管行业传闻Christopher
Bailey曾用辞职威胁获得了CEO的职位。该集团10天前已经宣布首席运营官John
Smith将下台,John
Smith将于明年夏天正式离任,同时退出董事会。行业普遍认为John
Smith不幸成为Christopher
Bailey的“替罪羊”,若该英国品牌业绩不能改善,Christopher
Bailey或将在明年和John Smith一起离开公司。

除了工厂计划,John Peace 在股东大会上仍对Christopher Bailey
进行“辩护”,称作为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ailey
的表现是“amazing”,为集团实现了创纪录的收入,同时对由中国游客消费急剧下滑引发的“对奢侈品行业戏剧性的阻力”反应迅速。他同时指出,Christopher
Bailey
的薪酬不会较其只担任首席创意官时有所下降,集团未来亦会留住Christopher
Bailey 这样的创意人才,辞任CEO
不过是让他更专心创意设计、营销等他更在行的事情。

不过,Burberry Group PLC博柏利首席财务官Julie
Brown在业绩发布会上向分析师表示,英国的本土需求仍然强劲,以双位数速度增长,但随着英国脱欧公投已经满一年,整体英国市场的增长已经开始下降,而近期的英镑抬头亦显示脱欧带来的英国奢侈品市场持续性可能戛然而止,实际上包括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Gucci古驰在内的主要奢侈品自脱欧后已经在英国进行了2-3轮的上调价格措施。

John Peace 的说法显然与公司的做法背道而驰,而业界认为Christopher Bailey
和John Peace 在明年都会离开Burberry Group PLC 博柏利集团。

脱欧的另一打击便是,Burberry Group
PLC博柏利集团在2015年表示将投资5000万英镑在2019年之前把约克郡利兹的历史建筑Temple
Works改造为工厂,并创造200个职位的计划正式终止。集团管理层去年已经宣布暂停该计划。